时间飞逝,举目已是深秋

毕业

依稀记得 15 年那个炎热的夏夜,微风吹拂着校内河边成排的垂杨柳,柳树下路灯斑驳的草丛里蛐蛐叫的正欢。拖着行李箱的我蹑手蹑脚的溜出了河南理工大学松六 332 的宿舍大门,目的地是焦作直达杭州的绿皮火车。在这个匆匆而来的毕业季里,舍友基本走的七七八八;一个人走在深夜的校园里,多少有一点失落;这点失落来源于熟睡的舍友、不舍的大学生涯和未来的不确定。也就是那天夜里,我走上了社会,身上的 “学生” 标签随风而去。坐在开往杭州的绿皮火车上,望着窗外漆黑的夜色、听着耳边嘈杂的讨论、嗅着空气中各种各样的气味,我沉沉睡去

杭州

一座充满着希望的南方小城

到达杭州是在第二天的早上,提前联系了从没见过面的学长。学长给了我他的居住地址,对于从没去过大城市的我,折腾到快中午了才找到地方,拖着大包小包的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坐在学长不足 10 平米的出租屋里,透过那小小的窗户我想着这就算是到了大城市了

工作是提前说好的,学长同一个公司,远程电话两面,现场最后一面。中午学长带我吃了饭,下午就去公司做最后的面试,其实就是谈一谈,工作敲定,月薪 3500 元/月。接下来跟着学长去四处找房子,最后租了西湖区三八雅苑的一间农民房 1100 元/月,押一付三。拿出大学里做网站挣的钱全部交了房租和买了必要的生活用品,还剩 200 元。

收拾完已是夜里九点,洗完澡躺在床上回想一天像做梦一样的经历,饿着肚子思绪万千的睡去。第二天早起,路边买了两个包子走着吃着大步流星的去了公司 — 一个没几个人主要做境外旅游产品的公司。跟着 HR 办理了入职,五险一金转正才有,现在没有。安排了工位,就开始熟悉产品和业务,由于前端开发是我自学的,精通 HTML + CSS 语言,但是 Javascript 不熟悉。所以对于能找到愿意要我的公司已经很满意了,此时工资多少对于我不太重要,重要的是提升自我。刚入职的前三个月,每天凌晨回去,早上七点起床跑去公司,每天如饥似渴的学习吸收着新知识。短短三个月,从一个只懂 HTML 和 CSS 的小菜鸟到可以基于 IONIC 开发混搭应用,我学习到了很多很多,虽然每个月的工资去掉房租和生活开支基本没有结余,但我仍然很满足

公司破产被迫离职

在这个公司学习了半年,这时候公司大大小小的前端的任务全部是我一个人来开发和管理。可以说是游刃有余了。好景不长,年底忽然听说公司不行了,要破产了。我其实还蛮不舍的,对于团队、产品、公司对帮助我了很多。最后无奈之下,只有另辟他路

成为北漂

有一句话这样说:一个人要趁年轻时去大城市里闯一闯

我选择了离开杭州去北京 – 中国的首都;一是见识世面,二是可以大幅度提高薪资待遇。拿着从上一家公司存下来的 2000 元收入,踏上了北上之路,从此成为了 “北漂” 。第二天下午到达的北京火车站。联系了大学的一个同学,临时挤在他的出租屋里。接下来就是准备简历和望不到头的找工作面试之路。由于朋友住在 “传媒大学地铁站” ,互联网公司大多都在海淀区西二旗附近,所以每天从城东横穿天安门到城西去面试。为了节省路费,我都是上午预约两个面试,下午预约两个,位置尽量离得近,这样可以节省不少的地铁费用,缺点就是太赶了,像催命一样。经过两个星期的面试还没有自己满意的公司,最终无奈于裤兜里越来越少的毛爷爷,我选择了一家相对来说还比较靠谱的公司 – 竞技世界。就这样工作算是敲定了,接下来就是找房子租。为了节省开支,我选择了比较偏僻的地方 – 朱辛庄。鉴于很多小伙伴租房被骗的经历,我最终选择了租了自如。朱辛庄新区的一楼次卧,装修很好,空间还大,价格 1790 元/月,除了价格有点贵之外我非常满意。印象中自从呱呱坠地,还从来没有住过这个好的房子。家里小时候就是泥做的房子,那种顶上用木头和瓦盖的四周都是一挑子一挑子弄的麦秸秆掺合泥后做的墙,除了都是老鼠洞之外,偶尔还会看到蛇之类的爬来爬去。后来就住进了砖瓦房,里面也是用石灰随意摸一摸,又黑又不平整。时间久远,合同上的图片已经找不到了,当时还是走的自如白条,因为身上的钱不够押一付三的。就这样稳定了下来,开始了西二旗挤地铁之路。大概是呆了一年多,慢慢觉得自己学不到东西了,而且公司的核心业务不在我们部门,我们属于业务边缘区域

进入百度

有一次刷 boss 直聘时,一个人主动找到并联系我,告诉我他们在急招人,问我想不想试一试?我迷迷糊糊的答应了,后来发注意到对方是百度的员工,瞬间觉得不可望其项背。但是已经答应了总不能爽约,于是我硬着头皮去参加了面试,一个下午的时间,从一面到二面再到三面全部通过了,三点进去六点才出来。当时我不敢相信,因为我自认为还不足以能到大公司的就业的能力,兴奋了一个晚上,晚饭为了庆祝,我还特意去街边看着很高档的店里吃了一份面。接下来就是等着和 HR 谈薪资待遇,后面等来了电话,聊了聊就入职了,于是成为了一名百度同学。在这里做的业务就很有挑战性,写的页面和逻辑,单日访问可达五亿之多

呆到了 18 年四月的样子,在北京呆多了,闻着雾霾都是油焖味的

我骨子里还是不愿意呆在北京,一是雾霾,二是北京的清理公寓政策。尤其是清理公寓我想当时轰动挺大的,原由是一个公寓失火了,造成了人员伤亡,接着就是大规模清理公寓类住房。这无可厚非,但是没有站在人民的角度来看问题。大批量租住公寓的北漂,一夜间没了地方落脚,更有甚者,半夜里被吵醒,要求离开。要知道那是寒冷的北京冬夜,酒店都被订满,无家可归的人只有拖着行李站在路边等天亮,不巧,我就是其中一员。所以我对北京很失望,我选择离开北京 – 这座 “不近人情” 的城市。对于杭州的思念与日俱增,了解到杭州的购房条件和落户政策越来越严格,遂打算离京返杭

再次邂逅杭州

三月的天气还不暖和。河边的垂柳随风微微晃动,西北旺段京密引水渠的河面仍是很厚的冰层,冰面上大大小小的砖头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扔的,横七竖八的躺着,像是欢送我的仪仗队

早早打包了行李,本着断舍离的原则,扔掉了没什么用的物品。联系了物流公司,下午把行李一包一包的交给物流小哥,晚上就坐上了去杭的火车。一夜路途奔波,伴着 “杭州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历史名城 …..” 的早上火车叫醒介绍中,火车驶入杭州开始了我新的求职之路

接着是大大小小的面试,最后选择了朋友介绍的一家公司。并不是这家公司多优秀、待遇多好,只是他的地理位置 – 挨着钱塘江;对于河南小村庄长大的我,从小没见过山没见过海,坐在去面试的公交上第一次看到了钱塘江,那种宽阔、震撼深深撩动着我内心的某根弦。办理了入职一呆就是两年。后来被字节收购,成功进了另一家大公司 – 字节跳动

有时候人生就是这么奇妙,你能做的就是在适当的时候呐喊一声,然后低头继续写代码